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你还会记得来时路吗  

2012-06-29 09:5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时候,去山上采蕨菜。当一个人面对一座山,那真的是需要一种勇气的。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很轻易地就会被一个小树林吸入绿色的海洋,然后你就要在纠缠不清的绿色里突围,所以,记住来时的路,便显得非常重要。
    那时候,我一般不敢轻易进入树林的深处,因为我怕的,我很怕走不出来了,所以就只敢在路边的一些地方转转,采一些不太起眼的细瘦蕨菜。时间久了,便觉得自己没出息,为什么别人都能大筐小筐的满载而归,你就不行呢?路边永远不可能给你太多的收获太多的惊喜的,惟有那些树茂林深的地方,才会有让人喜出望外的丰厚回馈。所以,在若干次的试探之后,我的胆子逐渐大了,便越来越往丛林深处走了。果然,当树越来越高,青苔越来越浓密,我的筐子也越来越重了。以前都是东一棵西一棵地寻觅,跟寻宝似的,满草丛里大海捞针,那天,当我进入那个高大的乔木丛,我惊呆了,那是我小小生命里看到过的最高的树了,我要把头仰成九十度角,才能看清树顶,我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小啊,小的如绿巨人脚下的一只小猫。树下的草茂盛而整齐,像是被谁修剪过的一样,莫非自然界也有约定俗成的纪律么,让草都如此自觉地听从指挥纵横成行?关键是在那丛草中间,蕨菜像被人种下的一样,整整齐齐,高大粗壮,我顿时感受到了什么叫欣喜若狂,怎么会长得那么好呢?都有小手指般粗细了,而蕨菜的头却害羞地低着,很内敛的样子,天哪,蕨菜居然可以长成这样子!我强行压制住狂喜的情绪,把它们整整齐齐地码在我的筐子里,第一次啊,那筐满得要冒出来。我很吃力地把筐放在臂弯,马上,一道红色的勒痕便清晰显现,那时不觉得痛啊,只觉得沉甸甸的喜悦。可是当我踌躇满志的立直了身子,我就呆了,我已经不记得路了。这可怎么办啊,这样的深山老林,如果走不出,就死定了,喊叫是没用的,因为你那点小声音,怎么可能穿透那么厚重的莽莽苍苍?我百般叮嘱自己,不要慌,不要慌,然后便开始仔细回想来时路上是怎样的情形。可是能有怎样的情形呢?无非是树,无非是草,这棵树和那棵树怎么看怎么像,这丛草和那丛草也没有什么本质差别,我于是这个出口走出去一大段,看看不对返回来;那个缺口走出去一大段,看看不对再返回来。这样子走法,看来是没法子走出去了。我于是决定认准一个出口,坚决走到底。我想树林的尽头总归是路嘛,有路就好办了,沿着路走,总归会有人家的吧。于是横下心来去走,坚决不再回头。唉,如果你曾经在森林里迷过路,你就懂了,你会像一个指南针一样沿着磁场转个圈又回到了原地,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我终于彻底绝望了,放下筐子,抱着自己的肩膀大滴大滴地掉眼泪,我哭啊哭啊,直到自己哭累了,才抬起头来。太阳在天上,树在地上,一切都是光明无限生机盎然的样子,这时候,我几乎无法相信我把自己扔在了树林深处。对自己说,你会走出去的。我决定,那筐蕨菜,我不要了,我只要回家。扔了筐子,我也不再急着想一口气走出去了,我索性不再认路,只管低着头走,随便怎么样吧,只要走,不再抬头。就这样,走啊,走啊,竟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一块农田边。我一下子跌坐在田埂上,这次掉落的泪,是惊喜啊,这田穿过去就是家了,就是家了!
    当我两手空空地回家,我只觉得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啊。我真的见过那些蕨菜吗?我迷路过吗?我怎么出来的?我什么都觉得恍惚了,只有家是真实的。我的家啊,只要家在,生命的依托便在,采多少蕨菜都不那么重要了。后来,我依然会去采蕨菜,但是不再那么贪心了。我时刻提醒自己,得到的再多,若是迷失了所来路,你的收获还有什么意义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