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这也是一种美丽  

2011-09-03 07:4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奶奶走了多久了呢?我对着窗外的桂花喃喃地问。桂花无语,递给我,一缕香。8年了。我自己回答了。

怎么这么快呢,奶奶走得快,她走后的岁月依然是快。不过,再快,我还是记得她离开的时间的,因为人能把时间过糊涂了,桂花不能,一到此刻,它香。我在一缕花香里,会从繁杂事务里及时醒来,隔着渺远的时空,隔着苍茫的生死,与奶奶进行心灵的交流。

奶奶是个怎样的人呢?她绝对和美丽挂不上边。她丑。三角眼,单眼皮,脸上的皱纹是悲苦的沟壑纵横,牙齿又黑又残缺。她朴素。用“朴素”其实是带着我的感情色彩进行了美化的一个词,她其实是邋遢。她的衣服从来都是灰不溜秋的,不仅布料的颜色如此,更重要的是她洗不干净。她卑微。她是爷爷家里“买”来的媳妇。因为太奶奶和爷爷都以暴躁出了名,没有人嫁过来,奶奶的爸爸实在缺钱了,就拿下了爷爷的聘礼,奶奶就迈进了这个家,开始了一生受虐的命运。她没有文化。奶奶不识字的,所以她说话基本上着三不着两,常常因为过于直白的表达招来爷爷的毒打和别人的嘲笑。奶奶手拙。她不会缝衣服,她做出来的衣服常常是村里人的笑料。

所以,奶奶,她的生命成了别人的陪衬和铺垫。我们小时候,喜欢把一切事情都推给奶奶。繁重的活不想做了,就去求奶奶,奶奶说你去吧,我来做。干了坏事害怕被爸爸妈妈责骂,就去求奶奶,奶奶说没事的,我干的。不想吃的东西,往奶奶面前一推,奶奶什么话也不说,吃得津津有味,让我们觉得她实在是爱吃,我们连不好意思的感觉都省略了。夜里想出去玩,回来怕走夜路,求奶奶,奶奶就颠簸着她不利落的小脚,拿着一根打狗的棍子,深一脚浅一脚地来接我。家里凡是有苦累得不行的差事,大家总是说,不要紧,有奶奶呢。就这样,奶奶草莽尘埃一般的生命,成了每一个人理所当然的依赖。

奶奶年纪大了,可是别人都没有察觉。因为她年轻的时候看起来就那么老,她老了的时候大家反而觉得她还是那样,还是觉得奶奶如泥土一般的卑微和结实,我们可以随便在上面种瓜种豆,挖挖刨刨的。可是她真的老了,她没有说。我们已经在她无声的宠爱里远走高飞了,每年如候鸟一般回去看看,奶奶总是用沾满泥土的手捧来几只甜瓜,无限幸福地看着我们吃。我们终于学会了让奶奶吃,奶奶说,我的牙,再也吃不动了。

终于,那一天,电话响起了,爸爸说,奶奶去了。我惊呆了,我大喊,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没有精神准备,我正打算让她享一点福的啊!爸爸呜咽着说,她等不了了。原来,有些事,是不能等的。我顿时哭得昏天黑地,身边静静飘过了一缕桂花香。是呀,这是桂花,一闻香味就知道的。可是漫长的春夏里,你知道它吗?我反正不知道。

我扶着桂花树,那些小花多小啊,不仔细看都看不到。可是这花真美丽,因为它香。奶奶,桂花香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离去的日子,我想告诉你,你很美丽,可是你听到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