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人的一生,也可以象一座博物馆吗  

2011-08-18 12:1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家港有个博物馆,与我近在咫尺。也许是因为太近了,我竟然从未对其发生过探究的欲望,仅有的几次接触,也不过是路过时匆匆去个洗手间而已。昨天,儿子竟央求我带他进去看看,当然依允。

    博物馆里异常宁静,除了门卫和一个工作人员,就我和儿子两个访客。仔细看看大厅里的图片,知道展出的主题是东山遗址出土的文物。询问工作人员能否进去欣赏,得到许可后,欣然踱入。仔细看看展柜里的唐代陶罐,宋代青瓷碗,还有那些玉玦、玉璜、玉佩、玉环,石斧、石锛,就深深被那些静静地闪着高贵光泽的器物吸引了。在外面看介绍文字时,看到一段文字说,墓穴里的人骨已经腐朽,只有这些器物保存完好。不由暗暗感慨,原来鲜活灵动的生命,竟是如此的容易在物质世界里消散,反而那些千年无语的器物,穿透了岁月,仿佛拥有了不灭的灵魂似的。

    青瓷碗,翠玉镯,有一个比较接近的审美特质,都不是很招摇的,光芒内敛,质地柔和,温润恬静里带着一种高贵与淡定,却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不可一世。金的坚,钻的冷,当然各有各的非凡魅力,这瓷与玉却是着一“润”字便尽得风流。“润”是一种沁入心脾的芬芳,是贴心贴肺的温暖,是相伴越久越渗入生命与灵魂的契合与感动。我静静地展开想象,曾有一双怎样的皓腕,珠玉一般的光泽和玉镯相辉映,那青瓷碗承载过她亲手调过的羹汤么?谁共她一起举碗邀来明月光?

    博物馆好静,静到可以和历史对话了。所谓历史,不过是我们复活了的记忆,当我此时遇见你,便不存在时空的苍茫与寥廓了。这就是博物馆的魅力,是喧闹红尘里无法体会的玄妙与美丽。儿子说,妈妈,你得谢谢我,是我带你来了这么好的一个地方。我凝视自己的儿子,也许,他也是一块玉,等待时光的打磨,还有我这位智慧母亲的匠心雕琢。

    人的一生,也可以像一座博物馆吗?那要看生命是否有这样的定力,在物欲横流的尘世,你敢于静静地面对你自己,让内心珍贵绝伦的玉瓷陶器,在寂寞寥落里等来巨眼明心的知己。

 历史博物馆
    ——人的一生,也可以象一座博物馆吗
   席慕容 
    
    
    一
    
    最起初 只有那一轮山月
    和极冷极暗记忆里的洞穴
    
    然后你微笑着向我走来
    在清凉的早上 浮云散开
    
    既然我该循路前去迎你
    请让我们在水草丰美的地方定居
    我会学着在甲骨上卜凶吉
    并且把爱与信仰 都烧进
    有着水纹云纹的彩陶里
    
    那时侯 所有的故事
    都开始在一条芳香的河边
    涉江而过 芙蓉千朵
    诗也简单 心也简单
    
    二
    
    雁鸟急飞 季节变异
    沿着河流我慢慢向南寻去
    曾刻过木质观音浑圆的手
    也曾细雕着 一座
    隋朝石佛微笑的唇
    
    迸飞的碎粹之后 逐渐呈现
    那心中最亲爱与最熟悉的轮廓
    在巨大阴冷的石窟里
    我是谦卑无怨的工匠
    生生世世 反复描摹
    
    三
    
    可是 究竟在哪里有了差错
    为什么 在千世的轮回里
    我总是与盼望的时刻擦肩而过
    风沙来前 我为你
    曾经那样深深埋下的线索
    风沙过后 为什么
    总会有些重要得细节被你遗漏
    
    归路难求 且在月明的夜里
    含泪为你斟上一杯葡萄美酒
    然后再急拔琵琶 催你上马
    那时候 曾经水草丰美的世界
    早已进入神话 只剩下
    枯萎的红柳和白杨 万里黄沙
    
    四
    
    去又往返 仿佛
    总有潮音在暗夜里呼唤
    胸臆间满是不可解的温柔
    用五彩丝线绣不完的春日
    越离越远 云层越积越厚
    我斑驳的心啊
    在传说与传说之间缓缓游走
    
    五
    
    今生重来与你重逢
    你在柜外 我已在柜中
    隔着一片冰冷的玻璃
    我热切地等待着你的来临
    在错谔间 你似乎听到一些声音
    当然你绝不可能相信
    这所有的绢 所有的帛
    所有的三彩和泥塑
    这柜中所有的刻工和雕纹啊
    都是我给你的爱 都是
    我历经千劫百难不死的灵魂
    
    六
    
    在暮色里你漠然转身 渐行渐远
    长廊寂寂 诸神静默
    我终于成木成石 一如前世
    廊外 仍有千朵芙蓉
    淡淡地开在水中
    
    浅紫 柔粉
    还有那雪样的白
    像一副佚名的宋画
    在时光里慢慢点染 慢慢湮开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