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高邮行  

2011-04-21 14:0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花三月下扬州,去了秦观故里高邮。一行均是生态语文中心组的核心成员,此行自是略有风雅。回来后忙忙碌碌,终于抽空整理了当日文字,大体不离格吧,难免有所增删,实在记不清了。当时乱曰如下:

   

看了汪曾祺的故居,欣赏其书法绘画,听了汪后人对他的介绍,想起一首诗:“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 ”这首诗中“随缘任运”和“深入生活本质”的精神道出了汪曾祺书画诗文的精神内涵。大俗即大雅,寻常巷陌,最能揭示生活真谛。有人诟病汪作品属于小制作,平淡了一些,我却认为这正是他的可贵之处。如果汪一生平坦,那么作品的淡泊似乎少了波澜,事实上汪在文革中曾作为右派受过打压,在政治生涯的颠沛流离之后,他的文字能够不怨不怒,冲淡和平,这就是大境界了,生命经历了波澜壮阔,然后静水流深,这是一种对唯美的文学世界的回归,是对个人伤痕和历史社会伤痕的抚平。

在文游台,看到了高邮的另一位历史文化名人秦观,特别受触动的就是他一路遭遇贬谪的那张地图,忽然想起了他的一句词,“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这是他对个人命运无法把握的问责,有着深沉的感慨与无奈。由秦观到汪曾祺,不由得推而广之,中国古来文人有几个不被贬谪呢?所谓“国家不幸文人幸,仕途不幸文化幸”,也许正是因为生命的坎坷,才成就了文化的辉煌。

由秦和汪的经历,感悟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重要,语文人应该在路上,因为书本上知识固然重要,可是人生的阅历更加重要。汪曾祺当年读书的西南联大,可以说是孕育了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摇篮,那时候人们并不提教育的生态问题,可是那是一个大家辈出的年代。如今,我们的教育轰轰烈烈,你方唱罢我登场,可是我们却要面对“钱学森之问”,我们培养的科学巨子文学巨子在哪?对比当年,我们今天的教育者远没有他们潇洒,我们三更灯火五更鸡,校长忙老师忙学生忙家长忙,可是我们究竟在忙什么呢?

原因就在于我们被一种东西束缚了,我们的孩子没有“散入千溪遍万家”的自然奔流的过程,就被匆匆赶入了预定轨道,进行一场不属于自己的奔跑,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自我。没有自我,谈何创造力?真诚希望,生态语文生态课堂,能够给教育一线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