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那些美丽与哀愁  

2011-12-16 10:3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我的阿勒泰》又成了我的枕边书,每天入睡前,读一两篇,然后在一种宁静与温暖中酣然入梦。
    在书里,作者拖着那特大号的编织袋,走在乌鲁木齐的大街上,满大街的人都是与己无关的,袋子里是她用所赚不多的钞票买来的假冒伪劣产品,她的手被编织袋的带子勒得生生地疼,那是她的心意,可她的家人并不需要,她们说,只要你回来了就好。她回来了,在天空所占四分之三,大地所占四分之一的辽远空间里,她一步一个脚印,走向了她的阿勒泰,走进她的原始质朴的美丽与哀愁。
    我读这些文字,当然会感动,因为,那是我与过去的自己在对话。那个拖着大编织袋的女孩子,分明就是我嘛,我有一颗小小的但是却盛满无限感恩的心,可是我倾尽所有买来的却是那个华丽冰冷的城市的假冒伪劣产品,我的“营养麦片”号称有“丰富的钙铁锌硒维生素”,欺骗着我慈爱善良的老奶奶,我的肥硕的“袖珍兔”和没名堂的“小耗子”安慰着我的家人浩茫无边的对我的思念。
    这些人,这些事,这些情,在我日复一日的碌碌匆匆里恍如隔世了。今天与昨天隔着一道奈何桥,我貌似有过一次脱胎换骨的超越了,可是这些文字,如唤醒前生记忆一般,点醒了尘埃里的行者,我的娇贵而无用的灵魂,对着文字喃喃自语,原来你在这里,你在你的家园里,从来就不曾走远。
    昨天教孩子们《汉字》专题,说“刑”之所以是“井”旁一把“刀”,那是因为古时经常在井畔,后来扩大为市井斗殴,所以需要持刀维持秩序,学生很懵懂,我却懂。我想起了那些年的冬天,我们家乡的井经常要干涸的,冬天的水位低落,井无力养育嗷嗷待哺的村民了,它枯萎了,于是就有了夜里去井中抢水的事件。我的爸爸那时在乡政府教书,我的妈妈和奶奶,半夜三更神勇无比地冲到井边,她们抢回了三大缸水,那巨大的缸啊,司马光奋力砸破的那种缸,我的奶奶和妈妈把它们装满了水,并再三教导“小司马光”们千万不能掉进缸里更不能砸缸,那是用来过春节的。那样的夜晚,充满了紧张的战斗气氛。我躲在被窝里,听到外面咯咯吱吱踩雪的纷乱脚步,狗在狂吠,人声杂而不乱,大家热火朝天地把水抢回来,头上冒着热气,脚下踩着冷风。妈妈和奶奶从此成了我心中的巾帼英雄,因为她们抢到的水,一点都不比男人少。
    后来,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辘轳不见了,被一个抢水抢红了眼的人拉掉了私藏了。人们诅咒,痛骂,再重新安上新的,可是几天后又不见了。于是我们开始去遥远的溪边刨冰,我们迎着朝阳,把大块大块的水晶一样闪着光芒的纯净剔透的冰搬回家,我们举着大块的华丽的哀愁走在广阔浩渺的天地间。
    如今,这样的画面,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我自己再安插进去了。父老乡亲们也早已不再抢水,他们早开始抢别的了。我那水晶一样的冰,在我一路的奔走中碎了,化了,无迹可寻了。
    《明天不封阳台》的作者杜卫东说,“人们仿佛走进了一个怪圈,一个悖论:一方面,人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辉煌的物质文明,同时,因为物质文明的高度发达,又日渐与自然界相分离,于是,人们在精神上便有了一种失落感。”
    是啊,悖论,关于自然,关于生命,我们似乎生活在永恒的悖论里,这是我们解不开的高尔丁结。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