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理繁盛,诗惨淡,谁在为诗苦苦相守  

2010-07-22 14:3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说“理”吧,“理”探究的是世界的本原问题,“理”研究人与宇宙的关系的问题,“理”解决人与社会的关系的问题,“理”是各种学问的哲学基础,是高度抽象的辩证法和方法论。这样的“理”是让人敬畏的,让人仰望的,让人永远求索又永远不能抵达的。我在这样的“理”面前,总是觉得自己很小,很卑微,有种“渺沧海之一粟”的感觉。

        但是,在现实里,我们看到的“理”不是这样高远磅礴的,这些“理”不是站在宇宙自然的精神高度,现实里的“理”都矮下来了,给一部分人抓在手里,于是“理”成了工具,成了束缚人的手段。我没有读过程朱理学,不晓得这个理学的本来面目如何,但是我知道被政客宣扬了的程朱理学抽象为六个字——“存天理,灭人欲”。何谓“天理”?还不就是“人欲”?最高统治者的“人欲”就是天理,人操纵了人,前者成了主宰权利的“神”,后者成了顺从权利的“奴”,总之,“人”不见了,因为“灭人欲”,人在群体里淹没了,成了社会符号。所以,在这样的“理”面前,我们越来越小了,小到找不到自己,小到不断顺应别人的意志,小到自身的价值全凭社会认定,自己对自己无能为力。

        那么“诗”呢,我斗胆认为,诗的精神内核是自由,诗是对人的解放,诗是人的复活。在诗歌里,我们必须要看到“我”的存在,“我”不在场,诗是死的,“我”在,诗才有活力,有生命,有张扬的个性和蓬勃的生机。与“理”的博大精深相比,诗其实是简单的。孔夫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诗很简单,思无邪,是孩童的本真,是鸿蒙初开的新奇与惊叹与喜悦,是人对自我存在的吟咏与歌唱。喜怒哀乐都是诗,悲欢离合都是歌,这些个人世界里很小的精神活动,都可以被放大,被关注,被传承,被反复。人在诗里可以平视世界,人在诗里与世界和谐共存,“暧暧暖人村,依依墟里烟”,“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在诗里,非但人平等,众生也是平等的,宇宙万物都在平等中享受欢娱感受宁静。

        诗与理本该双峰对峙二水分驰,两者相互制约共同作用,世界才是合理的。只有理的世界是枯燥的,乏味的,缺少活力的,泯灭性情的;只有诗的世界是静止的,柔性的,缺少宏观调控的,过于随性随机的。这两者都是不可取的,它们需要制衡,需要相辅相成。

        可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理”被日渐捧热,诗在黯淡枯萎。那天与才女瑛探讨这个问题,她说,这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要付出的代价,我认同她的观点,同时一声叹息,问苍茫大地,几人为诗苦苦相守?我坚信,诗终究会穿越理的厚障壁,因为人的精神深处,不可能没有一种诗意的渴望的。诗的生命绝对不会那么脆弱,这些林中的小溪,从不会让生命的泉水终止流淌,终有一天,它们会形成浩荡磅礴的全新气象。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