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有书晒么  

2010-07-21 08:0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赤日炎炎,芭蕉冉冉,本是午睡的最佳情境,可是今日竟然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哀叹,莫非真的老了么,那么贪睡的人,原来有一天也会不再嗜睡的,随手摸来梁实秋的散文,恰巧看到《晒书记》,欣然赏阅。

        晒书,多么美好的举动啊!现在有人晒富,有人晒权,有人晒艳照,有人晒丑闻,可是我几乎不闻有人晒书这回事了。书么,我似乎很爱它们的,我一直把书当作我的白玫瑰,衣服是我的红玫瑰。这里不提红玫瑰了,还是说说我的白玫瑰吧,我知道,岁月越流逝,我越会倾向于白玫瑰的,时间的天平正在倾斜,我倒向了书这一边。

        我们家其实没有多少书的,但是一直有书。小时候,有两只柜子,里面都是书,是爸爸的教参,还有各种小学的课本,这些书使我们家一下子与别人区分开来了,别人都说,“他们家是文化人”。所以每年写春联,哥哥给别人家写的都是什么“金玉满箱”之类的“俗嗑”,给我们家的总是需要绞尽脑汁跟书搭上点联系,什么“蟾宫折桂”啊,“金榜翰林”啊,反正吉利话说得很是玄乎,让村里人都看不懂,我们以此自娱自乐。唉,真是一家可爱的书呆子。

        后来,家里读书的人越来越多了,读的书越来越多了,柜子也由原来的仅仅盖住柜底到后来的满满当当摆上柜子的表面,当然那些书也很需要晒晒,因为妈妈和奶奶经常会把柴米油盐放在书的附近,弄得那些书烟火气十足,有时候还会被酱油或者醋给浸泡,于是我和爸爸和哥哥弟弟经常因此而恼怒,弄得奶奶和妈妈很受歧视。

        后来我大学毕业了,需要把自己单薄的历史打一个包,邮寄到张家港这个陌生的江南小城了,我把大学里的书都随身携带了。听说有人毕业了要用撕书烧书的方式狂欢,我可不舍得,那些书,除了政治以外,我都很珍爱的。我和我的书有一场旷日持久的精神之恋,估计这期限,应该是,一辈子。那些书现在无处安放,就在自行车库里蒙尘,我有时候,会借故去整理一下,搬在空地上晒晒,把大学的时光顺便复活一下。

        如今,我越来越装模作样了,床头柜上的书两大摞,随便哪一本都会给我一个安静美丽的夜晚。可是,它们呆在那里,有些寂寞,因为我不能随心所欲地去读,因为我不是有很多琐事要处理,就是忙于处理自己不着边际的情绪。那天,和瑛在一起聊天,忽然发现她读的书比我读的面广,居然惶恐起来,决定以后不能老是迷恋中国古典文学了,不能只嫁给诗歌了,也要广泛涉猎不偏食才好。

        呀呀,晒了这一会,就发现时间又流走了好多。我已经决定了,要少写,多读,可是究竟忍不住还是出来晒了,到底我还是个浅薄的女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