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定风波  

2010-06-03 16:1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首词写于苏轼黄州之贬后的第三个春天。东坡的杰出词作很多,而这一首应该对我影响最大。因为,他在教导我,淡泊,然后才会旷达。竹杖,芒鞋,穿过乡间小路,不在意风雨肆虐,不在意回首萧瑟,“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是人生繁华落尽后的一种顿悟,这也是生命最为洒脱的常态。

        常态,如水,淡极始知,弥足珍贵。所谓“味无味”,于一种放松自然的状态里,才能感受生命最美好的本质。但是,这种境界,必须要在繁华落尽之后,人才能体会。情绪的激流一旦涌出,是一种带着破坏力的酣畅淋漓,然后人就会醉了,乱了。

        我不太会做家务,但是我喜欢洗衣服,一大盆水,一件一件,洗啊洗啊,污浊油腻就全都消散了,衣服的生活从新开始了。衣服的记忆总是不断翻新,所以,衣服真是一种比较称心的存在,又贴心又温暖。似乎有个比喻说“女人如衣服”,第一个想出这个比喻的人真是天才啊,女人是衣服,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相依相随,最怕的结局就是厌旧离弃。所以,女人爱衣服,那是对自己的惺惺相惜,顾影自怜。

        我还比较喜欢除尘。如果我不是病体恹恹,我会拿着拖把抹布去到处擦擦,因为我不愿意看到任何事物蒙尘。所有的事物,在它产生的那一刻,不都是新的吗?可是就是因为蒙尘,它最后才会衰老憔悴。所以,我以一种对事物悲悯怜惜的心态,去为他们延长寿命。当然,那要在我自恋和自怜之后,因为我怕衰老最快的那个,是我。我也给自己除尘,用的是文学的水,把自己放在诗词文章里洗一洗,除燥去火,收心凝神。如果若干年后,红颜已老,我要做一个道骨仙风的老太婆,这个追求应该可以实现吧。

        最怕烧饭,因为这个过程就是在制造油腻,而且,我不会烧,这成了我被人诟病的理由。是的,我不喜欢“烟火尘灰”这四个字,并且我武断地认为,宝玉所说的“死鱼眼睛”可能就是烧饭烧坏了,不然好好的清净洁白的女儿,怎么会那么庸俗狰狞了呢?

        这些,就是生活的常态,是构成生活的基本元素。这些,走在山路的苏东坡都体会过了,因为他亲自动手种田,亲自研究出了美味的“东坡肉”,他知道这样的生活就很好,“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当然了,东坡还有一大幸福,他有贤惠的妻子王润之,又有灵秀的美妾王朝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点,才成就了苏东坡的达观,“好老婆就是一所好学校”,好女人让东坡永远沐浴人性的温暖与人生的温情。东坡,其实很幸运啊!

       再想想“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就知道,东坡并非性格里没有柳永的成分,但是他超越,克制,走出了爱情的狭窄水道,才会有一代词人的绝顶风骚。

        枉凝眉修炼了那么久,才晓得是淡定从容赐给了自己优雅脱俗,所以,要努力克制内心的躁动,排除生活的油烟,记得经常汲取内心深处的清流,取出高悬心空的郎月。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