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环湖的浪漫  

2010-05-04 12:3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节,本不打算出去了,因为工作太累,人也变得懒懒的了。没想到,杰弟一号早晨睡懒觉起来后,居然兴致勃勃地说,要带我和儿子去苏州的海洋馆,还是觉得惊喜了,连忙乱着换衣服,带零食,匆匆登程。

        现在,自己的心已经越来越“野”了,放在笼子里总是关不住,一有空就想出去走走,可近可远,只要远离人群回到自然就好。

        车子在路上,我的眼睛一刻也不离窗外,看树,看水,看人家,看谢了哪些春红,看谁是东风的新宠,默默咀嚼中海的诗句,“马路让给马,就是古道”,认真参悟“大地从不开口,说庄稼也是宗教”。

        古道,让人想着打马从江南走过的过客。江南向来是诗意之地,但却不是政治染指的地方,除却春秋战国时的吴越争霸使这里成为政治都城,后来也就只有南宋的偏安和朱元璋的起事把江南作为临时的立脚之地了吧,这实在是江南的大幸运。鱼米之乡少去了些许政客的兴风作浪,翻云覆雨,人们梦想中的江南总是柳绿桃红,说不尽的风流婉约。扬州路春风十里,秦淮河烟浓脂滑,江南多了才子佳人的风韵,少了金戈铁马的雄浑。生在江南的文人文笔大多秀美含蓄,而川蜀之地的文字却是大多奔放沉郁。如果说“文章憎命达”,那么黄河流域的苍凉厚重肯定更容易激起铁血男儿的豪情,而长江流域的小桥流水人家却实实在在是告诉人们幸福生活的真谛,优雅,甜糯,清新,浪漫,淡泊,宁静,精致,自然,这是人们追求的理想的艺术化的生活境界,在江南,这些都是可以实现的。以苏轼的奔放,来到杭州也要吟咏“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唐伯虎一回到桃花坞,就忘却了仕途上的疼痛与酸楚,“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桃花仙人般的诗意与浪漫完全可以抚平心灵的创伤。所以,江南,确实是中国人精神上的故乡,是他们浴血征战经纶世务后最终归依的后花园。什么名什么利,最终在曲水流觞里都很容易被消解,曾渴望“好风凭借力”的少妇,看到“陌头杨柳色”,便“悔教夫婿觅封侯”,便是明证。

        “庄稼也是宗教”,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中海的首创,但是我却一见此句,便激动不已,心潮澎湃。我们的民族从骨子里缺少浪漫主义的信仰,儒家的学说很现实主义,也比较功利主义,我们在“仁者爱人”和“人和”的圈子里走了几千年,也就是说,把人作为了宗教。“以人为本”固然不错,可是人本身能构建起自己的哲学系统吗?所以老子的立足点更高,“道法自然”,人不可以自以为是,无法无天,人不能凌驾于万物之上,人与自然要遵循“众生平等”的生存法则。“庄稼也是宗教”,是诗人在提醒我们,我们的哲学本源是道家的,我们的黄土地黑土地原本就孕育了属于自己的宗教,可是我们的自信给工业文明摧毁了,我们的信仰坍塌了。世界在绕了一个圈以后,又重新拾起了“环保,自然,绿色,低碳”这些名词,而这些,老子不是老早就谆谆教诲过世人了吗?可是人不信,人要建功立业,要征服自然,人最终还是要跟自然谈判,人最后不得不承认自然的力量很大,造物主有一双控制万物的手。

        马路不会让给马了,我们走的自然不会是古道,在高速公路上奔驰,我们能不能找到一点古道的感觉呢?可以的,只要你忽略车流,只看庄稼,看那些今今古古不曾改变的面孔,看那些纵横交错的池塘河流。我所眷恋的古典,也不是礼教横行,人非人而为奴的旧社会,我想,我不过是留恋那些天光云影,诗词文章,是自然成就的诗句,是诗句抽象的自然。所以此刻,我应该是找到了古道,找到了我意念中的江南,这让人很是忘我和陶醉。

        水族馆在西山,所以我们走着走着就看见了山,我在江南很少看到山,这次才知道原来苏州也有山的,很秀气的小山,在晴空之下,我终于领略了“山色有无中”的妙处,领略到了“天山共色”的意境。并且走着走着,我们果然进入了“古道”,因为修路,我们所走的路尘土飞扬,崎岖不平,这倒是意外的收获,虽然车身满是泥沙,还是让我找到了一份久违的亲切。海洋馆是杰弟和儿子的乐园,我并无多少感触,我对所有囚在笼子里的玻璃缸里的生命都没有太多的激情,总觉得它们变得失去了灵性,傻里傻气的,自然里的一只最平凡的麻雀也比笼子里的稀世珍禽高贵的多,因为前者自由,而后者却奴化了。

        倒是杰弟突发浪漫之想,他想绕太湖一周,去东山,这个建议让我激动极了,连声赞成。天气一下子就转入了高温,热浪滚滚,这样子的天气,让太湖似乎失去了几许缠绵与迷蒙的情味,但是水面却因宽阔而益发显得浩渺了,真正是波平水阔,山蓝岛奇。这条路也实在奇特,左侧是现实主义的,绿柳人家,红尘俗世;右侧是浪漫主义的,水光迷蒙,飘渺仙境。人在路上走,似实而虚,如梦如幻。车子里的音乐早已换成了班得瑞的钢琴曲,我也早忘了自身的存在,只觉得云端漫步,目遇之清景,而得之琴声,飘飘然如冯虚御风,灵魂与自然合为了一体。

        到了东山,采购一箱红彤彤的草莓,一箱黄澄澄的琵琶,然后再绕山一周。山路上总是散落一些人家,很多人家挑着红灯,打出农家乐的字样,人们的表情大多悠闲,店主人总是热情而不卑微,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很亲切。几乎每户人家院子里都有银杏树,这成了东山的特色,古老的银杏树下,生活该有白果的芬芳与滋润吧?说实话,我很羡慕那些依山傍水的居民,我觉得他们的生活就是桃源,不知道他们自己是否有这样的认同感,我真心希望,我老了,就找一个这样的地方定居,好“托体同山阿”。

        绕罢东山,就该沿湖归去了,灵魂失落在山水间,我失落在人群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