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药与酒  

2010-05-30 16:4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上课,讲鲁迅的《朝花夕拾》,学生问,“老师,为什么鲁迅讨厌徐志摩呢?”我先是一惊,因为我并不知道这回事,接下来又谈了自己的观点,“我想,鲁迅是一个为民族存亡奔走呼吁的人,徐志摩的诗歌多半都是写爱情,鲁迅一定觉得在国家危亡的生死关头,念念不忘自己个人的恩爱缠绵太缺少文人风骨了。”答完以后,我心里一直不落底,到底网上查了一查,看到了这段资料:

    1924,鲁迅写了三段讽刺当时中国诗人浅薄无聊的拟古打油诗《我的失恋》,不料,发表前夜竟被《晨报副刊》代理总编辑刘勉己断然抽掉,因为刘勉己与现代评论派交好,而鲁迅与现代评论派有宿怨。而同属现代评论一脉的徐志摩偏偏于此时投了一篇译诗《死尸》,刊登在与鲁迅关系密切的《语丝》第3期上。鲁迅十分生气,但他并没有把对现代评论派的怨恨一股脑地发泄,只是赶写了《我的失恋》第四段:“我的所爱在豪家;想去寻她兮没有汽车,摇头无法泪如麻。?连同前三段一起在《语丝》上发表。鲁迅用第四段诗来戏徐志摩与林徽音、陆小曼两位美女的缠绵故事,同徐志摩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看来,我的解释大体不离格,同时我也深感惭愧,我对文学的东西,依然是所知甚少。读书是一个人一生的事业,果然是真理啊!

现在,我倒是对这一段公案感兴趣了,“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我也想来评论一下两个文学大家。如果让我做一个选择题,鲁迅和徐志摩谁在你的心里地位高,我肯定会很踌躇,就像回答你爱的人和你妈同时落水了你救谁一样,太难了。

还是用鲁迅的文章中的两个字来评价吧,药与酒。鲁迅的文章是药,徐志摩的诗歌是酒。不能说药比酒好还是酒比药好,关键要看时代需要什么。那个时代,中国病入膏肓,举世皆醉,国民的精神病苦让人痛心疾首,我们实在是太需要斗士了,针砭,猛剂,让酒醉一般的闲看枪毙喝彩的看客们醒过来,拿起笔,拿起枪,为尊严而战,为民族而战,“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民族的魂魄,这是铁血铮铮的风骨。所以,时势造英雄,鲁迅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大师,他的“治病救人”的精神也令今天的无聊媒体软骨文人汗颜。

可是,徐志摩有错吗?他的性格,他的浪漫主义气质,是审美的,他所歌颂的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他也没有错,但是他确实生在了一个不容许人风月缠绵的时代,所以,徐志摩也罢,张爱玲也罢,他们的作品永远给人审美的享受,但他们这杯琉璃盏中的销魂红酒是无法在硝烟弥漫的年代里理直气壮地摆上酒席的。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桃花扇》,结尾处,李香君与侯方域虽然历尽劫难重逢,却遭到道士张瑶星一声断喝:“呵呸!两个痴虫,你看国在哪里,家在哪里,君在哪里,父在哪里,偏这点风花情恨割他不断么?”于是二人遁入空门。看来,炮火纷飞成就的“倾城之恋”,想让人不诟病实在太难!

不由得想问问鲁迅,你会喜欢林妹妹吗?不由得想问问自己,你敢面对鲁迅吗?如果你就生活在那个时代,你是追随鲁迅的革命者,还是追随徐志摩的纯文艺者?

还是想起了前两天写的杜鹃花,花本没有罪,美丽是她的使命,倘若生不逢时,那就是花的劫难了。一叹!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