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暗香  

2010-05-26 16:1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总是会忽然邂逅一缕暗香。在路上走着走着,忽然就那么一缕,飘飘渺渺,我立马停下来,细细去寻,却又没有了。很是诧异,到底是什么树呢?为此我问过好多人,他们都轻描淡写地说“不知道”,我就惆怅起来。一次特地去橘子树旁求证,果然也是香的,但似乎不是那日邂逅的香,后来自己揣摩,该不会是香樟吧?

        我不认识香樟树,可是那缕暗香实在是给我留下了一个审美的瞬间感受。我呆呆地,竟想起了席慕容的《铜版画》,“遥远的清晨是一张着墨不多的素描  /你从灰蒙拥挤的人群中出现  /
投我以羞怯的微笑  ”,在千万人之中,在时间的洪流里,若有一个人,如此对你微笑过,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奇遇啊,所以,张爱玲低低地说,“原来,你也在这里”,为此苍凉的人世有了一丝苍凉的温暖,“似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怜,生生死死随人怨,(便)酸酸楚楚无人怨。”现在,我面对这疏疏朗朗的树木,为这一缕暗香,无限销魂。我幻想着有千万棵树,丛丛叠叠,树叶奏响飘渺的音乐,然后一缕暗香,让我找到我心仪的那一棵,我把它刻成一幅铜版画,珍藏在记忆里永不老去。

        可是,我最终还是明白了,与席慕容相比,张爱玲或许狭隘了,把爱当成自己的宗教,才注定了苍苍凉凉的命运。如果把诗当成宗教呢?是不是可以走得远一点?

        忍不住拿出了藏在抽屉里的席慕容的诗集,好久不读了,我自认为我已经长大了,不该再读席慕容。可是,我看到那些我曾如此熟悉的句子,就感觉她从来不曾走远,“若夏日能重回山间 / 若上苍容许我们再一次的相见 / 那么让羊齿的叶子再绿/  再绿/让溪水奔流 / 年华再如玉”...... 读着读着竟觉得泪光盈满。人会长大,可是诗心会老吗?不会的,诗心越来越年轻,越来越纯粹了,甚至,越来越走向童话。于是,我在一缕暗香里,眷恋一棵树,那么我是不是可以也走得远一点,超越狭隘的小爱走向审美的高层次的爱呢?

        然而,人若走向审美,却又是另一种悲剧了。人的内心一旦审美,又怎么可能不鄙薄尘俗?可我们有资格审美地生活着吗?若论什么最奢侈,诗歌才是顶级的奢侈,一旦饮清露食落英,如何为尘世所见容?屈原投江了,林妹妹魂归离恨天了,即便有一国之富的李煜,也为了绝美的诗词沦为阶下囚,从此“沈腰潘鬓消磨”,遂悟出“人生长恨水长东”,想到此,喟然长叹,我辈凡夫俗子,绝不可以在仙境过度流连,用俗世牵绊住自己,才是“正道”啊!

        那缕暗香如此飘渺,细细追寻已经全无,倒是早读的铃声适时想起,才又重新洗脑,想想今天该讲哪张考卷?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