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江南雪  

2010-01-11 10:5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点点自在飞花,批作业的手不禁停了。

知是故友来访,一时间喜的手足无措,慌慌张张站起来,竟如迅哥儿一样,心里只剩下了一句“啊,闰土哥,你来了……”然后默默向杯中投下几朵风干的玫瑰,持杯走向窗前,与雪相对无言。

这一别,竟已是八年了。遥想当年,大雪纷纷扬扬,那时候,我们雪后是要集体劳动的,每个宿舍,分到若干铁锹扫把,然后大家戴好帽子围巾,把雪都铲到路边。铲雪的时候,青春张扬的我们是要“言笑晏晏”的,扬起一铁锹的乱琼碎玉,眼角肯定会透过亮晶晶的雪花扫一眼想关注的人,然后有种懵懂的甜蜜与惆怅,一如观看窈窕淑女纤腰随荇菜左右流之的谦谦君子。其实在雪中一样可以有美不胜收的民歌啊,遗憾的是《诗经》的滥觞并不在我们塞北。只记得《诗经》中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句子,可惜赋予雪花的并不是纤手柔荇的浪漫,而是孤寂颓败的苍凉。不由得对我的雪花鸣起不平来。这可是会飞的花朵啊,她不同于普通的花朵,立足泥土,仰面而开,她是扎根苍穹,俯视大地的,她“花谢花飞飞满天”,飞出的却只有美丽没有缠绵。

啊,再向前追溯,再向前,想起了我在小兴安岭度过的童年时光。那时候,真的不知道山以外居然没有了山,不知道“山外有山”竟是谎言。后来我们经常嘲笑弟弟要去三公里外的六分厂“见见世面”,不过确实见了世面,我们是要踏雪出山的,一路上的雪咯吱咯吱地伴奏,一路上总是要在结着硬壳的路边雪上撒几个欢,一路上的树木银装素裹,华丽丽地在路边为我们站队,我们的待遇比贵妃省亲规格还要高呢!走着走着,口中呼出的哈气就在围巾边帽檐边结成了霜花,我们也变得华丽丽的啦,以至于我们从山中忽然降临到六分厂,那里的人都会惊讶地说,哎呀,你们是从山里来的呀!那时候我们就自豪地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山路九曲回肠,身后的小山粉妆玉琢。

大部分的日子是不出山的,那就进山。呼哥引弟,牵姐邀妹,叽叽呱呱地进山,去看雪底下依然泛青的干草,去看雪花簇拥中的红艳艳的蔷薇果,然后发现了奇迹一样地大叫大笑,惊得雪花簌簌地从树枝上掉落下来。

当然,也有时候,是一个人,或者和哥哥两个人。那时候,我们很文艺青年地静静地走,哥哥会在雪上留下几个潇洒的书法,这个憨人居然也有心事,他会很认真地说给我这个小他七岁的妹妹听,然后我假装很成熟地帮他分析那个女孩对他是不是真的有一点动心。再后来,我也有心事了,说给小我三岁的弟弟听,弟弟不肯帮我分析,他只是做了我的听众,我同样显得心满意足。嗨,所谓的心事,本来就不是为了弄清楚,就是需要有,需要在风里旋转那么几下,这样才会让晶莹的天地有闪闪烁烁的浪漫芳华。

现在,我远离那真正的雪已经八年了。江南偶有雪花飘落,都跟记忆似的匆匆而来,落地即化,徒然勾引起内心些许惆怅,转眼间还是碧树吐翠,山茶争芳,让人疑心和雪相遇不过是梦。即便真有大雪匝地铺天,却又要伴随着人间的灾难。唉,若是如此,不来也罢。

今日雪花忽然来访,不由得想起了那些纷纷扬扬的往事,于是凭窗做了一回关于记忆的梦,梦醒茶已微凉,玫瑰花逐渐散却芬芳,我重新拿起了红笔,满纸的现实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