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山水唐音  

2009-10-31 15:2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西晋  左思

        此去西安,参加弟弟婚礼,父母兄弟团聚是主要目的,所以旅游只能放在其次了。不过有杰弟相随,又觉得不能不答谢他全程的妥当安排,所以总还是要出去转转的。于是,依照杰弟的意愿,我们去了兵马俑。

        应该庆幸,我们不是在旅游的高峰期去的,尽管如此,人还是比较多。一路上宝宝有些嫌累,他爸爸就哄他说快点我们带你去看泥人。我不禁笑了,是啊,还真是泥人,那么多威武挺立的勇士,在杰弟的口中也就成了可爱的玩偶。可仔细想想,他们的本质还不就是玩偶吗?秦始皇怕自己死后寂寞,就捏了好多玩偶来陪自己做游戏。谁说帝王就不可以天真呢?秦始皇的天真如此严肃如此郑重其事,倒是给后世留下了更多快乐的理由。他的目的倒也实现了,虽然秦朝二世而亡,但是他这个黄土陇中的威严帝国,倒是历经了千秋万代,成了永不磨灭的封建标本。进入一号坑,放眼一望的视觉冲击力还真是震撼,那些沉默而威仪的兵勇,让我们隔着时空仍能感受到中国第一个大一统封建帝国的磅礴气势。嬴政当年注目自己王座之下的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该是何等的骄傲满足啊!可是盛世辉煌终有一天还是堙没于历史的黄沙,这苍茫雄壮的地下城堡,承接了多少荣辱兴衰的慨叹呢,秦始皇的千秋功过,也成了城堡里永远解读不完的争议话题。

        走过二号坑,转过三号坑,我已经感觉到了沉闷和压抑,我想我天生就不喜欢权势的威仪,更加不愿意去面对一个没有生命力的皇威墓地,于是再三劝说老公离开。

        距离兵马俑比较近的是华清池,老公有些犹豫要不要去,我却极力撺掇他去了。这可是唐明皇与杨贵妃进行一场旷世倾城之恋的场所,我当然想去看看那“太液芙蓉未央柳”,去触摸一下那“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华清池。

        一入景点,首先就被汉白玉栏杆上的书法所吸引,“华清翠浓”四个潇洒的行楷雕于墨色的底子上,那种艺术感一下子就攫获了人心。我就如贾宝玉进了秦可卿的卧房一样,连声说这里好这里好!再继续前行,假山背后一带影壁,上书西晋左思的诗句“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顿觉此句甚合我意,不由得驻足远眺,华清池花树参差,楼阁错落,亭台傍水,宫墙依山,真的是人间胜景。果然天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啊!遥想当年“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明皇与贵妃一个依天把剑观沧海,一个斜插芙蓉醉瑶台,果然是神仙伴侣,倾国浪漫啊!可惜帝王之家怎么能容得纯粹的情种呢?不爱江山爱美人,结果就是既断送江山也断送美人。爱情这种极端的奢侈品,即便九五至尊都不能尽情享用,何况你我凡夫俗子呢?

        款步而行,在一神龟驮起的石碑旁与儿子合影留念,这一大一小两个情种,似乎与书画柳荷在一起才更协调(虽然我不愿意儿子是情种,可是幼儿园的家长们都这么评价他,我也只好默认了)。一处处细细观瞻,发现这园林虽然也是秀丽,但是与苏州园林果然不同。苏州园林都是粉墙黛瓦青砖,雕花的门窗与栏杆,是一种古典闺秀的清雅与含蓄,是诗情画意的江南韵味;而华清池却多用彩绘,红蓝绿的交错实用,色彩辉煌,柱子也都是红色,显示出皇家的气派与华丽,更多的富贵闲适气象。

        登上山上的亭子远眺,华清池尽收眼底。骊山是一个巍峨苍翠的背景,游人们正凭缆车凌空飞跃;廊檐飞角的屋顶,屋脊上都刻着精致的牡丹;游人或信步览胜,或坐观锦鲤;音乐从远处飘来,依稀的古韵把人带入时空交错的恍惚感中。

        真的愿意就这样坐在山上,看落日西沉,等玉兔东升。可惜风景纵使美如画,我们也只是路人。作为过客,我们只能把这一帧彩色的记忆收入岁月的相册,却不能一生一世与其相守。即便恋恋不舍,终归还是要离去。

        接下来就是参加弟弟的婚礼,一番忙碌之后,去钟楼鼓楼以及西羊市犒劳杰弟的胃。西安的小吃果然名不虚传,烤羊肉,烤鸡翅,烤羊排,羊肉泡馍,高兴得杰弟连连说不虚此行,爸爸妈妈姑姑姑父也跟着享用了一下西安的地方风味,大家都很满足,很开心。

        沿着西羊市看西安的特产,买一盒兵马俑给侄儿作纪念。走着走着,不经意的抬头,忽然看到了古老的城楼上一弯月亮,不觉呆住了,在飞檐与飞檐的空隙里,那月亮幽幽的洒下清辉来,我的脚步停住了,时间似乎也停住了,“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这长安城几易其主,几番盛衰,这拆了又建,建了又毁,毁了又仿的真真假假的古建筑,这霓虹闪烁灯火玲珑的新景象,都在月亮的眼里。月亮见得多了,她宠辱不惊,圆缺无憾,今夜她淡定地来了,被我偶然的一个抬头捕捉到,我们目光交汇的刹那,就是随缘而聚的奇妙瞬间。

         短短两天,我们就该回去了,我知道,我们还没有深入到西安的内部。我刚刚消除了西安北郊尘土飞扬的误解,刚刚触摸华清池山水唐音的清丽,刚刚浏览古城墙威武苍茫的雄壮。要知道,这可是李白“大道如青天”的西安,这可是杜甫“感时花溅泪”的西安,这可是王维“清泉石上流”的西安,这可是柳宗元倡导古文运动的西安,这可是刘禹锡玄都观咏桃花的西安......它有那么丰富的文化内涵,怎么可能是一朝一夕就解读得完的呢?何况他还是我的爱弟以及弟媳亲情联系的西安,所以,下次,我还会再来的,慢慢住下来细细地解读西安。

 山水唐音 - 冷月清箫 - 冷月清箫

远景

 山水唐音 - 冷月清箫 - 冷月清箫

近景

山水唐音 - 冷月清箫 - 冷月清箫

       

远眺华清池

山水唐音 - 冷月清箫 - 冷月清箫

山水唐音

  评论这张
 
阅读(65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