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等待戈多  

2009-10-19 14:3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时间无尽的荒崖里,我们为什么而痴痴等待?

                                                                          ——题记

在大学里,就听老师讲过《等待戈多》,那时候,自己其实还不懂西方文学作品,不懂得用哲学的视角去解读作品这个概念。今天,偶然在白坤峰老师的博客里看见了他解读的《等待戈多》,自己竟忽然有些明白了,忽然发现了生命里一种茫然等待的无奈与苍凉。

先简介一下剧情:

第一幕黄昏时分,两个老流浪汉在荒野路旁相遇。他们从何处来,不知道,惟一清楚的,是他们来这里“等待戈多”。至于戈多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等待他,不知道。在等待中,他们无事可做,没事找事,无话可说,没话找话。他们嗅靴子、闻帽子、想上吊、啃胡萝卜。波卓的出现,使他们一阵惊喜,误以为是“戈多”莅临,然而波卓主仆做了一番令人目瞪口呆的表演之后,旋即退场。不久,一个男孩上场报告说,戈多今晚不来了,明晚准来。第二幕。次日,在同一时间,两个老流浪汉又来到老地方等待戈多。他们模模糊糊地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事情,突然,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向他们袭来,于是没话找话、同时说话,因为这样就“可以不思想”、“可以不听”。等不来戈多,又要等待,“真是可怕!”他们再次寻找对昨天的失去的记忆,再次谈靴子,谈胡萝卜,这样“可以证明自己还存在”。戈戈做了一个恶梦,但狄狄不让他说。他们想要离去,然而不能。干吗不能?等待戈多。正当他们精神迷乱之际,波卓主仆再次出场。波卓已成瞎子,幸运儿已经气息奄奄。戈多的信使小男孩再次出场,说戈多今晚不来了,明晚会来。两位老流浪汉玩了一通上吊的把戏后,决定离去,明天再来。

戈多是谁,很多人进行了猜测,认为他是上帝,认为他是波卓,认为他是虚无死亡的象征,认为他是希望……如果用哲学的观点来看,戈多是不能被界定的,他就是戈多,他是不能被我们认识和了解的,而我们却要为了追寻他揭开他的神秘身份而痴痴等待。我们要用等待来刺激荒诞苍凉的现实里日渐麻木和绝望的灵魂,我们需要用一种未知的神秘来给生活一个希望,戈多永远不会来,能够等来的就绝不会是戈多,我们就这样在时间的荒崖里充满希望或者充满绝望的等待。这种等待和我们中国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不是有同样的哲学内涵吗?只不过他们的等待者面对的是现实的荒诞,我们的追寻者看到的是迷蒙的凄美。

谁没有等待过戈多呢,明天之后还是明天,我们在等待里却如波卓一样盲了双目,如幸运儿一样气息奄奄。可是我们能说服自己不要等待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