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静水流深  

2009-10-01 11:1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真好啊,阳光总是那样安静,那样舒适的绚丽。冷暖气流在九月完成了激烈的争夺,季节在进与退之间举棋不定,左右摇摆。现在,十月到了,夏心悦诚服地走了,秋淡定从容地来了。

此刻,我静静地坐在电脑前,享受我的私人时光。回想昨天的上课内容,那是《诗经》里的《关雎》和《蒹葭》。昨日课堂上给学生讲述,因为他们是初中生,我不能做过多的挖掘和发挥,现在,我回到了自己的时空里,我要好好反刍和品味一下了。

《关雎》是诗经里的第一首诗,它是赞美自由纯洁爱情的民歌。爱情从文明之河的源头如此炫目如此隆重的登场,让人不由得轻声询问,“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那样的厚地高天,因为有一条河缓缓流过,水草腰肢柔软,清流绿波荡漾,于是画面就温柔了,就清丽了,雎鸠鸟关关和鸣,翩翩起舞,一种爱的情愫在自然的怀抱里悄悄蔓延。一位谦谦君子走过河边,他看见美丽文静的淑女采摘荇菜,她动作娴熟,举止优雅,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于是君子被吸引了。君子所见到的是人与自然共舞的和谐,那如水般纯净的女子,一定就是为了审美而生。可是君子没有走上前,他悄悄离去,把这幅图珍藏内心,辗转反侧。君子寤寐思服,意念里他们琴瑟和鸣,钟鼓齐奏。我曾一度以为君子确实与淑女双宿双飞,这一次我才终于发现这是君子内心的幻境。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发现呢?因为以前我不愿发现,以前我的潜意识里就是喜欢欢腾热闹的大团圆。现在我终于不那么追求喜庆了,我才看出君子原来在爱的门口徘徊不前。于是这想象中的美好从遥远的公元前就为爱种下了扑朔迷离的虚幻,为我们这些后来人设置了一道矜持含蓄的门槛。

孔夫子评价它“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夫子的审美一直恪守中庸,喜欢有节,有度。可是这有节,有度,也让我们无法酣畅淋漓,一直不能挣脱礼教的束缚。

《蒹葭》与《关雎》相比,更多了苍茫迷蒙,若即若离的愁绪。“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那茂密的芦苇丛啊,清冷的秋之晨,玉露结为青霜,伊人依稀可见,追寻起来却又烟水苍茫。这人间的至爱与至美,她一定存在,可是她却永远是在水一方。水是距离,阻碍了梦寐以求的相聚;同时水也是制造美的前提,它如梦如幻,让本来很实的事物生出渺绝尘寰的美丽。

这两首诗都写在水边,一个如春水般明快柔媚,一个如秋水般澄澈清丽。爱在水边以文化的方式呈现,引领着我们的华夏文明健康而又忧伤地一路向前。余秋雨说过,文明的起源似乎总是与河有关。古巴比伦文明有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古埃及文明有尼罗河,古印度文明有印度河和恒河,古中国则有黄河与长江。人类文明的河流由小溪般的涓涓,最终演化为气势磅礴的奔腾浩荡。

我的河呢,我的河自山涧点滴汇聚,绕过树根,流过洼地,穿越狭窄水道,流过烂漫山花,落下空谷高崖,澎湃过,激荡过,回旋过,迷途过,不晓得还有多少百年老树的阻碍,它才会最终汇入大河,静水流深。不过她来了,一路的悲歌与欢歌,她向着命运的方向迂回曲折地走来,并坚信,原来是大地上最后一名的我,将最先进入百花争艳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