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从贾政与嵇康教子看父辈的用心良苦  

2009-07-14 16:3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读红楼,读到了《手足眈眈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这一回,不禁掩卷长叹。由不得要为政老做翻案文章。

说到宝玉惨遭毒打,记得以前看到一种评论说,贾宝玉与封建家族的冲突达到了顶峰,终于矛盾激化,贾政这个封建家长痛下杀手,欲置之死地。我就怀疑了,这个评论者一定没有做过父亲吧?他哪里知道一个父亲的矛盾纠结心理啊!

贾政打的是自己的儿子,既不是仇人,也不是家奴,何况这位仁慈平庸的老爷除了打过宝玉,还真是没有打过别人呢!他的打自然源于他的爱,他为他的儿子深感忧虑,感觉他以后必将惹出大祸,所以这顿暴打,恰好是因为深爱。

先看贾政自己的为人,他其实骨子里也是文人做派,追求风雅,所以才会养着那么多清客,才会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表面上他呵斥宝玉,实质上他心里却是暗自得意欣赏,他的伪道学本性促使他吹胡子瞪眼,可我们分明看得出他这是在清客面前变相炫耀儿子的才华。尤其在《老学士闲征姽婳词》一回中,我们不难看出政老的浪漫主义特质,贾宝玉分明继承了父亲的这个性格特点的,只不过他又发扬光大了。

贾政知道贾宝玉有才华,可是他却不敢纵容儿子向这个方向发展,因为他知道,那不是“正途”。老庄的哲学岂可在这红尘滚滚的名利无双地立足生根啊!这个家族必须要有懂得仕途经济的人来支撑才行。可是怎么支撑呢?像贾赦贾珍那样花天酒地?贾政肯定不赞同,他是受儒家思想熏陶的正人君子。像他政老爷一样?他自知自己其实是腐儒一个,外不能兴邦(《守官箴恶奴同破例,阅邸报老舅自担惊》一回中,充分显示了他在官场是如何的软弱不能作为,任凭手下人胡作非为,挟制代办),内不能理家(他的家事完全是贾琏王熙凤代劳),他一肚子的假清高最后的结果是既无作为,又无雅望,这让他一度产生消极避世的想法,所以他在大观园里看到了稻香村,忽然羡慕起归农的生活来。宝玉立马就指出了他的虚伪做作,宝玉说这里不及“有凤来仪”多了,这里村非村,郭无郭,不伦不类,结果政老随即呵斥宝玉,其实是因为宝玉道出了他的心病。

贾政自己其实已是“于国于家无望”,他玩不转“厚黑学”,纸上谈兵的仁义道德让他在官场不过是块庸才,他不过是依赖祖宗的荫蔽做个官,依赖元春的地位巩固现有的贵族生活罢了。这种形势下,他就只好把希望寄托给了儿子,他希望儿子可以比自己能干,儿子最好像贾雨村一样走“正途”,在官场游刃有余。结果宝玉非但不像贾雨村,他比自己更彻底地远离官场,居然向着野鹤闲云的方向发展了,这如何使得呢?何况,贾宝玉动辄鄙薄“国贼禄蠹”,这分明是与朝廷不合作的态度,这可是要大祸临头的,嵇康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啊!再加上宝玉交结了蒋玉菡,竟然无意中卷入了政治纷争的漩涡,这样下去,他迟早惹来杀身之祸,并且会连带家族受累,贾政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呢?他痛打儿子,其实还不是在保护他嘛!

再看嵇康,一个铁骨铮铮傲世离俗的汉子,连奔赴刑场都能泰然自若,一曲《广陵散》悠远绵长,慷慨激昂,天地间还有比嵇康更洒脱傲岸的文人吗?他坚决不与朝廷合作,誓死捍卫自己的自由与气节,可是他又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儿子的呢?这里摘录一段《家诫》:

“所居长吏,但宜敬之而已矣,不当极亲密,不宜数往,往当有时。其有众人,又不当独在后,又不当宿留。所以然者,长吏喜问外事,或时发举,则怨或者谓人所说,无以自免也。若行寡言,慎备自守,则怨责之路解矣。其立身当清远。若有烦辱,欲人之尽命,托人之请求,则当谦言辞谢,其素不豫此辈事,当相亮耳。若有怨急,心所不忍,可外违拒,密为济之。所以然者,上远宜适之几,中绝常人淫辈之求,下全束修无玷之称;此又秉志之一隅也。”

翻译过来,大体意思是

“长官处不可常去,

也不可留宿;

与长官同行,

万不要跟在后面,

免得某日长官惩办坏人时遭暗中告密的嫌疑;

参加宴会,

若遇争论,

得赶紧避开,

因争论必有是非,

不批评则不象样,

批评起来不伤甲就伤乙;

有人要劝你酒,

即使不想喝也断不可坚辞,

而必须得和和气气端着酒杯笑。”(似乎不完全,我古文功底不佳,以上译文来自网络)

嵇康教育儿子如何事故圆滑地做人,让人很是惊讶,这是嵇康的为人吗?这就是慈父的苦心,自知自己的傲骨铮铮必将引来杀身之祸,希望儿子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

平庸如贾政也罢,傲岸如嵇康也罢,他们爱儿子的心是一样的,不愿意儿子和自己一样在这尘世苦苦挣扎。枉凝眉一届草民,自不敢和贵族或名人相比,可是我竟然也希望儿子不要走母亲这多情文人的旧路,因为这条路实在清静无为啊!我一介女流,无为无可非议,多情尚可谅解,我儿堂堂男子汉,希望他还是追寻“正道”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