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月清箫

岁月积累的是智慧,回顾所来路,已撒满诗意的月光

 
 
 

日志

 
 

林妹妹不是崔莺莺  

2009-12-16 10:1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妹妹不是崔莺莺,这个观点,早就被人论述过了。我还是要重拾旧话,用自己的思想表达一遍才算对得起我自幼读的这本书。

林妹妹喜欢西厢记,她与宝玉共读西厢,一边读一边默默地记诵,不出一顿饭,将十六出俱已看完了,后来听到戏文,她还联想到“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行酒令不假思索就说出了“良辰美景奈何天”“纱窗也没有红娘报”。可是,当宝玉说“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黛玉顿时带腮连耳通红,带怒含嗔地斥责宝玉“该死的胡说”,在宝玉说出“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登时撂下脸哭起来。

那么林妹妹对崔莺莺是什么态度呢?林妹妹理解崔莺莺并与她产生了精神的共鸣。她们同属“情小姐”,青春岁月里,她们的情感如姹紫嫣红的花朵,蓬勃绽放,却限于礼教的束缚只能空对断壁残垣独自欣赏。她们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对于美好的爱情和生命,希望自己把握。所以黛玉在《五美吟》中说“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表现了她对命运无法自己把握的幽怨愤慨。

但是,林妹妹与崔莺莺毕竟不同。崔莺莺只有一个“情”字,她与张生一见钟情,在一番心理挣扎之后就“人约黄昏后”了,并且在元稹的原著里,她还遭受了始乱终弃的命运。所以,莺莺纵使得到了片刻爱情的欢娱,却背负了精神的沉重,更加难堪的是负心男人的离弃,还留下了混账文字炫耀自己当年的“艳遇”:“ 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贵,乘宠娇,不为云,不为雨,为蛟为螭,吾不知其所变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据百万之国,其势甚厚。然而一女子败之,溃其众,屠其身,至今为天下僇笑。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如此看来,莺莺的悲剧让人为之痛心,同时也让人清醒,女人对抗的不仅仅是封建礼教,她还要认清男性的本质。

而林黛玉显然在这点上比较清醒,她绝对不允许宝玉逾越精神之恋,不能让他对自己有半点亵渎。她保持了大家闺秀绿竹般的清高,虽然很多人为此遗憾,说爱情如果不深入到本质(即欲)那还是爱情吗?可是深入到本质却没有结局了那不是成了爱情的讽刺?所以,对于林妹妹“质本洁来还洁去”,我是由衷的赞赏和欣慰,妹妹是诗啊,高洁傲岸,发乎情止乎礼,不留一点瑕疵给人评说。

因为没有进入所谓的爱情实质阶段,所以,他们在精神的层面上细细品味了爱情的细腻与美好,优雅与纯洁。他们把一首爱情的清歌绵延三世,在滚滚红尘中亦维系了十几年。还了泪,了了情,妹妹飘然离去,留给庸俗世人一个月宫仙子般飘渺的背影。

林妹妹与崔莺莺相比,显然,她更立体,更飘逸高洁。崔莺莺只是一个追求爱情的美丽少女,林妹妹却是一个诗人,一个思想者,一个古典文化熏陶出来的世外仙姝。崔莺莺除了追求爱情,没有看到她还有别的思想火花,而林妹妹的诗歌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高雅的灵魂。

分析一下林妹妹的诗歌,大体有以下几种类型:

一、伤春悲秋的感时伤怀之作。

如《葬花吟》、《桃花行》、《柳絮词》、《秋窗风雨夕》。

二、对封建伦理道德的挑战。

如《五美吟》。

三、对爱情的大胆独白

如《题帕三绝》。

四、表达自己高洁傲岸,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情怀

如三首菊花诗。

五、展示自己风流飘逸的个性魅力的

如《咏海棠》

六、也有应制颂圣之句,表明黛玉并非真的在世俗面前“无能”,而是“不为”

如大观园题诗

对于这些诗歌接下来我会一一赏析。在这里,我要说明的是黛玉不仅仅是一个为爱情而痴缠的多情女子,如果仅限于此,那她的形象就不会那么光彩照人,丰神秀骨了。她的魅力远不止于对爱情的追求,她还有对自己精神生活的坚守,对世俗的坚决对抗。

林妹妹有鲜活的个性生命,她既不是一个满口仁义道德让人感觉麻木乏味的卫道者,也不是一个陷身于风月不能自拔堕落于红楼绿窗的欲望化身,她的情让她成为一个血肉丰满的人,她的思想又让她超脱于世俗红尘之外。这样的女子,难道不是女性世界里的陶渊明吗?她所追求的,不就是还给生活一个正常的姿态,还给生命一个美好的本身吗?

可是林妹妹生错了时代。她生在了礼教猖獗,人性扭曲,封建社会腐朽没落的时期,所以“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封建社会江河日下,正在凛冽西风中用外在的严厉和苛刻的掩盖内在的失落和恐慌。

既是离俗之花朵,就必须对抗混沌与污浊。林妹妹用她“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方式给了庸俗世界一个高傲的冷笑。令人惊诧的是,今天的人们也要讨论林妹妹是否适合做妻子,列举了她小性、体弱等理由,一本正经地把自己作为林妹妹精神知己的候选人,还自我感觉良好地说“我不选她”……枉凝眉也冷笑了,林妹妹只为宝哥哥而生,她扔下北静王赐给宝玉的鹡鸰香串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所以别去议论她了,她不适合您,她回离恨天了。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